wordpress CMS主题 微信
Home > 时尚热点 > 凤姐称在美国受歧视 难道是想回国?

凤姐称在美国受歧视 难道是想回国?

高时银博客 时尚热点 点击: 1,050 次 0 0
  • 标签:
  • 凤姐呢?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在美国怎么样?除了她的微博,大多数人无从得知。人称“凤姐”的中国网络红人罗玉凤在近年移居纽约后,成为了纽约美甲师大军中的一员,也应该算是最出名的一个中国人。

    罗玉凤现在在新浪微博上有472万余粉丝。她1985年出生一个农民家庭,当年在嘲笑声和骂声中走红。2009年,她在上海街头发征婚传单(要求清华北大经济学硕士毕业、过往女友无堕胎史、国家机关雇员不予考虑等严苛的征婚条件),被人在网上曝光后,她瞬间成了热点人物。

    罗玉凤对记者说,名气并未给她带来太多收入,她也苦于在媒体报道中,一直被塑造为一个可笑的形象。

    “我在中国时,是一个丑陋和反面的形象,”她说。

    凤姐称在美国受歧视 难道是想回国?

    以下访谈内容根据记者对罗玉凤的邮件采访和微信补充问答整理编辑而成,未经罗玉凤本人审定。

    在纽约美甲店比在中国好

    记者:你现在还是在纽约全职做美甲师吗?你做美甲师已有几年?可否介绍一下现在工作美甲店的位置、老板国籍、员工情况?

    罗玉凤:直到去年12月份,我一直在指甲店做指甲。我做指甲的店位于曼哈顿23街,老板是韩国人,七个员工中五个韩国人,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事是中国人。我之前在布鲁克林做过一家韩国店,老板是韩国人,员工全是中国人。我在纽约做了四年美甲师。

    记者:那么,当时为什么决定去美国?

    罗玉凤:我到美国,是因为在中国实在呆不下去了。

    我离开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而我最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我在那里呆不下去。而美国是一个商业帝国,它犹如磁铁一样吸引着我。我喜欢商业。

    而且在中国,连辛苦的工作也找不到。在美国,只要愿意工作,就能找得到工作,我很满足。

    我到美国,是因为我梦想有一天进入华尔街工作,成为一名金融家。我到美国来,是冲着自由女神像去的。

    记者:去美国和你当时在中国国内受到的舆论压力有关吗?

    罗玉凤:这个没有关系。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中国人骂我的原因是什么,你觉得我适合中国吗?

    记者:当时到美国后,为何选择做美甲行业而非其他行业?

    罗玉凤:我需要留在纽约,这里有更多机会,而留在纽约只能在指甲店工作。而后来我继续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工作间隙,我可以把手机拿出来,背诵我之前存在里面的英语单词。如果从事其他工作,比如餐馆服务生,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记者:为什么留在纽约只能在指甲店工作?能否再稍加解释?

    罗玉凤:这么说吧,我在中国时从事过更多压力非常大、收入非常低,而且更受歧视的工作,所以我觉得能在指甲店工作不错了。

    记者:在国内做过什么你所说的“压力非常大、收入非常低,而且更受歧视的工作”?能否举个例子?

    罗玉凤:比如家乐福收银员。

    凤姐称在美国受歧视 难道是想回国?

    绿卡难拿,“黑工”遍布

    记者:你做美甲师时一周工作几天?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收入大概是多少?底薪小费分别是多少?

    罗玉凤:我大概在美甲业做了两年半时间,才能进入曼哈顿,找到可以休息两天的工作。(我在曼哈顿的美甲店工作时)每天工作10小时,从早上11点到晚上9点。平均每天收入100块(美元,约合620元人民币—编注),底薪65,小费每天有40块左右,不过每天只做五六个客人,每个客人平均给我8块钱小费。工作比较轻松。

    我刚工作前两年,一直在布鲁克林黑人区工作,一周工作六天,一天工作12小时,没有底薪,但是每做一个客人有8元的提成。一天做10个客人有80块钱的提成。再加小费啥的,一天有100块钱,忙的店有120块钱,就是比较累。老板和客人的脾气都不太好。优点是可以随意聊天,每天都像逛菜市场,比较自在。缺点是工作时间长,很累,工作环境差。大多数处于黑人区的指甲店经过简单装修就开张了,环境脏乱差,心情不好。不过手上没有客人的话,聊天看报纸都可以。老板不会管。

    记者:你当时以何种签证留在美国?现在用的是哪种签证居留工作呢?

    罗玉凤:我2010年以旅游签证赴美,目前没有绿卡,但有临时居留身份、工卡和工作许可。(罗玉凤婉拒了在采访中透露更具体的签证信息。—编注)

    记者:你在美甲店工作的时候,美甲师同事大多是在美合法居留、合法工作的吗?

    罗玉凤:我的美甲同事大多是偷渡来的福建人。他们中大部分没有绿卡,约不到三分之一有合法居留身份,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有指甲执照。

    记者:刚刚入职的美甲师很多都被老板收取了“培训费”,并无偿工作了一段时间。你是否遇到了此种情况?

    罗玉凤:刚入职的时候,我交了100美金的学费,在指甲店呆了半个月没有收入,但是没有付出劳动,没有做过客人,只在自己手指上涂指甲油练习。后来我朋友说要赚钱,就要离开我学工的店,去其他地方找工作,然后我就走了。虽然我常常被指甲店拒之门外,但最终在一家位于布鲁克林黑人区的指甲店找到工作。

    记者:在你从事美甲行业的过程中,有无像时报采访的纽约美甲工那样被克扣小费、被老板视频监控、被辱骂、挨打的经历?

    罗玉凤:克扣小费的情况有,但是我觉得收入跟我付出的劳动相比,对比不是很强烈我就不会去问老板要。在华人开的指甲店被辱骂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我经常换工作。但是在韩国人开的指甲店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挨打的经历没有。


    文章作者:高时银博客
    本文地址:http://wanlimm.com/77201505163879.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